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公司新聞

環保大政策,包裝小行業,酒包裝更難熬

2017-6-23 14:08:32點擊:

環保大政策,包裝小行業,酒包裝更難熬
http://www.ynjfix.live
  紙品包裝普遍調價

  現象

  日前,聚隆包裝、新達紙箱包裝、冠興包裝,等本土多家企業包括深圳力亨包裝均向下游客戶發布了調價通知。根據調價通知,各企業從12日或13日起,在原有價格的基礎上,上漲8%。

  “原紙價格不斷上漲,從4月份開始至今,已經漲了20多個點,導致公司生產成本居高不下,即使采取各種降耗措施,仍不能緩解巨大壓力。”聚隆(福建)包裝有限公司總經理吳世約告訴記者。

  記者走訪獲悉,市場的現狀是8個點的漲幅幾乎難以實現,但在原紙價格不斷上漲的壓力下,本土多家紙箱廠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提價,雖然這一過程充滿艱難。

  “我們公司的情況會跟著市場走,大家漲的話我們也漲,不漲的話,我們也不漲。現在是淡季,價格很難漲上去。老客戶的話也許可以有微漲,但新客戶的話漲價幾乎不可能。”泉州寶樹包裝有限公司總經理謝榮樹表示,紙箱廠再怎么漲也漲不過紙價的幅度,去年廢紙最高為1900~2200元/噸。現在雖然還處于行業的生產淡季,但是廢紙的價格就已經達到1800~2100元/噸,到下半年廢紙漲至2500元/噸都有可能。依照這樣的趨勢,紙箱廠不漲的話,便只能虧。

  謝榮樹指出,一般企業的安全庫存在15~20天,在這個時間內,紙箱廠還有保持不漲的空間,但庫存一旦消化完,就意味著必須漲價,如果不漲的話,只能虧本。紙箱廠提價目前只是開始,庫存消化完之后還將繼續提價。

  “去年底原紙漲價的時候,公司的紙箱價格累積上漲了50%,但現在與去年底不同,去年底是旺季,可以向下游傳遞漲價的成本,但現在是淡季,價格很難漲上來。此外,現在泉州的瓦楞紙紙箱廠產能嚴重過剩,這也是價格漲不上來的一個原因,雖然去年瓦楞紙箱廠小廠陸續關停了不少,但下游客戶也同樣關停了不少,最關鍵的原因還在于本土大的廠家都撐住了,產能過剩,競爭激烈。”謝榮樹表示,原紙價格若繼續漲,而下游價格漲不上來的話,大家只能一起喝西北風了。

  上游紙廠產能縮減導致供應不足

  探因

  誘發此次紙品包裝企業調價的最大因素是上游原紙產量的供應不足。

  晉江群輝彩印有限公司董事長許澤界告訴記者,山東、浙江、廣東是傳統意義上的三大造紙省份。目前,隨著國家有關部門加大對造紙企業的環保監測力度,紙廠要么淘汰、要么輪休、要么停機。在這種情況下,市面上的原紙供應就顯得有點捉襟見肘。

  讓紙品包裝企業更為擔心的是,這種情況還將持續很長的一段時間。

  作為高污染、高耗能行業,造紙行業是COD(化學需氧量)排放的第一大行業和氨氮排放的第四大行業。在環保政策趨嚴的大背景下,5月華北、華中地區和福建省的很多造紙廠受到停產整頓等處罰措施。據悉,福建數十家箱板紙工廠和湖南的十多家工廠被環保局勒令停業,這其中很多是二線的造紙廠而非小型造紙廠。

  業內人士指出,對于二線造紙廠的懲處措施只是一個開始,在下半年將會出臺更多嚴格的規章制度。此外,熱電、氣電的使用將迫使小產能退出競爭。據悉,東莞玖龍造紙廠的紙機為了從煤電轉換到熱電已經停產40天。其他的一些造紙廠也開始使用自備的熱電廠,煤電已不允許為新產能所用。相信一旦政府要求在造紙行業大量使用熱電和氣電,小型造紙廠將難以負荷。

  “市場的動蕩與波動讓我們永遠都是措手不及,與其一直處于被動,還不如主動出擊。從3月初的2500多元/噸的原紙到現在的3600多元/噸的原紙,神仙也無力回天,所以我們也只能跟著市場,再次加入漲價的行列。”有紙板廠在漲價函中說出了很多同行的心聲。

  業內人士指出,現在處于淡季,原紙價格就一直在漲,更別說即將到來的旺季了。隨著旺季的逐漸臨近,以及環保規制下的供給不足,預計在下半年紙品價格會持續上漲,紙價上漲將貫穿全年。在新產能出現之前,紙張的供應會持續緊張,現階段的生產無法滿足消費,而由于造紙廠的投入大,需要設備及基建的投入,預計需要2年時間。

  未來

  面臨雙重夾擊行業恐迎來大洗牌

  據悉,晉江目前從事瓦楞紙板紙箱生產的企業(業內俗稱“二級廠”),比較上規模的僅有近十家。而專門向二級廠購買紙板做紙箱成型的企業(業內俗稱“三級廠”)則有近千家。事實上,這三五年來,群英、騰輝、聚隆等幾家“二級廠”均投建了新廠區。此外,多家瓦楞包裝企業也購進新的生產線以替換老生產線,很多工序也陸續用自動化的生產設備來代替手工操作。新設備的投入使用,自然也會帶來生產效率的提高,從而使得企業的產能再度擴大。從近十家規模以上二級廠的動向,則可窺見晉江瓦楞包裝行業的競爭態勢。

  記者走訪獲悉,目前泉州的瓦楞紙箱行業已經進入了微虧狀態。拿500~600名工人規模的工廠舉例,停產一天的話,包括工人薪資在內的各種成本基本要15萬~18萬元,所以,即使是微虧幾個點的話,廠家也還是要生產,畢竟微虧下來的綜合成本仍然是低于停產的成本。

  “市場的訂單決定價格,而不是成本決定價格,即使是虧錢也要做。”吳世約說。

  吳世約推測,依據上游的發展態勢,后續可能有錢都買不到紙,因此,現在二級廠家一直持續在買紙,這是因為當前造紙廠對下游紙張的供應是根據最近三個月的采購需求來提供。8月份逐漸進入旺季,留給二級廠進紙的時間不到兩個月。而長此以往,不僅三級廠撐不住,連比較上規模的二級廠也都很難維持。

  “上游紙張價格不斷上漲的同時,下游這兩年的需求量也一直在下降,紙箱的競爭很激烈,價格很難漲上來,基本也只能微漲,瓦楞紙箱廠處在中間非常難受,且這一現狀在短期內難以得到有效的改善。”許澤界表示,價格戰可以說是本土瓦楞紙箱包裝行業長期的痛點,企業間打的是消耗戰,上游漲價無疑加速行業洗牌,從長遠期來看,并不見得是壞事。

  最近,晨鳴、博匯、中華紙業三大造紙業巨頭發布停機公告,劍指全年紙價。如此,可以看出行業洗牌的大風暴正在醞釀,如何在洗牌中尋找正確風向,如何在陣痛中博得最大利益,如何在風暴中看清行業發展趨勢,已是迫在眉睫的問題。

  “事實上,本土瓦楞紙包裝受價格戰的影響,品質尚有提升的空間,將來各行各業生存下來的企業,相信對產品質量都會有要求,對包裝的要求也會提高,包裝也會成為其提升附加值的一部分,因此,企業尤為要在工藝及質量上增強意識。”業內人士表示。
     本來已經薄利多銷的包裝行業更顯日子捉襟見肘,我們擁護國家的環保大政策,但是不能讓老百姓賴以生存的吃飯本領而買單。

广西十一选五软件下载